MBTI爆火这样贴“标签”真的好吗?专家:不能替代自我体验与反省

“求问ENTP 女×INFJ 男的相处模式”。“ENTP,等待INTJ领养”。如果不能读懂这些由MBTI(一种心理学人格测试,又称16型人格测试)而产生的纷乱字母,在当代的互联网社交中,可能“举步维艰”。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这项编制于20世纪50年代的人格评估工具近期四次冲上微博热搜。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尝试人格测试,并将其作为一种社交指引——根据测试结果按图索骥交友。

MBTI是一种人格类型理论模型,被称为迈尔斯·布里格斯类型指标。该心理测量表大致分为四个维度八个类型,注意力方向(精力来源)、认知方式(如何搜集信息)、判断方式(如何做决定)、生活方式(如何应对外部世界)四个维度如同四把标尺,外倾、内倾、实感、直觉、理智、情感、判断、理解八个类型则相当于每个维度的端点。模型假设每个人的性格都会落在标尺的某个点上,这个点靠近哪个端点,就意味着有哪方面的偏好。如在注意力方向这个维度,个体的性格靠近外倾这一端,就偏外倾,而且越接近端点,偏好越强。

据悉,这项人格评估工具最早应用于职业测试。据报道,2018年,《财富》榜100强公司有89家在不同阶段对员工进行性格评估。我国许多高校也向学生介绍MBTI以帮助学生认识自我,辅助进行职业教育。

而MBTI近年来逐渐成为认识自我和社交的工具,其爱好者也形成了一个紧密的圈子。

北青报记者体验发现,MBTI测试需要花费大约 20分钟时间,完成93道测试题。测试者根据测试结果从每个维度中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人格类型,而后将四种特质组合在一起,就是完整人格特质。

模型给出了16种人格特质。一家人格类型测试网站介绍,“提倡者人格类型(INFJ)的人非常稀少,只有不到1%的人口属于这种类型”。但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国内网友的测试中,最为常见的人格类型就是提倡者型人格,该类人格的特征被描述为“具有与生俱来的理想主义和道德感,但他们不是懒散的空想家,而是能脚踏实地完成目标,留下深远的积极影响”。

在年轻人聚集的豆瓣网上,豆瓣小组“INFJ的奇幻之旅”创建于2008年,组长yellow当时仍在读研,出于对MBTI的兴趣和“一些职业和就业的困惑”,他在豆瓣上搜索后加入了这个小组。

数据显示,2020年来该小组成员迅速增长。2019年,小组每月新增成员为500人左右。到2021年,每月新增人数平均为2000人以上。最近一个月,“INFJ的奇幻之旅”迎来了7304名新旅客,新增讨论777个,新增回应20559条。

目前,小组成员已经达到了78382人。小组组长说,“14年来,我完全没有进行过运营,只是让小组成员自然增长。”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该小组内讨论的话题包括婚恋、求职、交友等。成员们对自己所属的人格类型具有很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春节期间,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大三在读学生袁润和另一名朋友被拉进了一个MBTI的聊天群,但由于两个的“社恐属性”,袁润和朋友总是不敢发言。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们希望能创建一个匿名的聊天空间,让每一条信息都尽可能地被看到和回应。今年2月,袁润和两位朋友一起创建了“MBTI脑电波接收站”,仅5天,文档内聊天字数便突破了10万字。

该聊天文档以16种人格为分区,袁润认为,“MBTI分类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同类型的人会有共鸣,他们推荐的歌很多时候也都是我喜欢的。”

袁润说,“以前大家都会觉得外向就是好,而内向是一种缺点,但MBTI说,内向和外向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只是倾向性不同而已。”

“我自己的人格类型是提倡者型人格,从小成长经历有些磕磕绊绊,和别人格格不入,有很长时间陷入了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觉得是不是我的问题?但通过MBTI人格测试,我了解到我不是不正常,只是不一样而已。”

也有网友表示,相较于其他人格测试,MBTI最受欢迎的一点是,无论测试者属于哪种人格,“解释都是相对积极的”。

MBTI不仅是认识自我的工具,部分网友也根据不同的人格特点去寻找交友对象。

主打年轻群体陌生人社交的社交软件soul直接将MBTI借鉴为产品内的固定机制“灵魂测试”。每位用户在使用之初都需要答6道选择题,其将根据用户的作答结果将用户在“外向/内向”“抽象/具体”“判断/直觉”“理性/感性”四个维度进行定位,并根据定位计算出和其他用户的匹配度。

袁润也观察到目前MBTI圈中出现了鄙视链和刻板印象。“可能有人为了节省自己的认知资源,就会把人往刻板印象里面套。而且现在还有人对人格有歧视链和优越感,觉得自己是INTP或者INTJ,智商就比别人高。”

事实上,MBTI不是,人类不可能只分成16种人格,而且每个人格内部也存在差异。

也有网友对MBTI的专业性提出质疑,有网友评论称,“几乎每一道题都想反驳出题者,有歧义,不严谨”。还有网友表示,“MBTI不就是新型星座迷信吗?废话不少,干货没有。”

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朱娜娜已经做过三四次MBTI测试。“不止一门课的老师曾经在课上介绍过MBTI测试,我们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是把它当做人格测试工具,由此来看职业匹配度”。朱娜娜说,“但老师也说对于MBTI不能完全相信,我自己测过三四次,每次结果都不一样。”

心理学界如何看待MBTI呢?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十三五”规划材料、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人格心理学》中介绍,MBTI表面效度高,而容易作伪,且MBTI中文版的跨文化效度也未得到验证。

牛津大学研究者米尔维·艾姆蕾在其2018年出版的《性格经纪人:迈尔斯·布里格斯的奇怪历史及性格训练的起源》中梳理了MBTI的发明、发展史。她在研究中发现MBTI扮演了一个非常温和的角色,由于MBTI所给出的评价都为积极正向的话语,MBTI“使员工相信,雇主正在寻求他们的最佳利益,或者对他们的自我实现感兴趣,而实际上他们可能并没有。”

王芳表示, MBTI可以说是当前“世界上最流行的性格测验”,大量应用于企业培训、职业咨询以及个人成长等领域,全球每年约有超过200万人参与测试,它在商业推广上相当成功。MBTI因为具有可以把人快速分类的功能,在这个快速变化、讲究效率的时代里,当大家亮出这个具有一定“共识性”的标签,可以起到让人们迅速对一个陌生人有所了解并形成第一印象的作用。另一方面由于类型可以划分出不同的群体,人们都会对与自己相似的人产生好感,这四个字母有一种“对暗号”找到“自己人”的感觉。此外有几个被认定为较为稀少和独特的类型,人们也可以获得某种程度的自我确认和归属感。正因为具有这些功能,MBTI从一种单纯的人格测量工具进而获得了一定的社会性,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社交工具。这就跟星座的道理类似,不过MBTI是个心理学界的工具,听上去也更为科学,传播和接受的合法性会更高一些。再加上玩梗、模仿的流行等使之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而火爆。

北青报:心理学的人格测试量表有很多种,MBTI相比其他测试的优缺点在哪?

王芳:要评价MBTI,需要先说说心理测量的一些基本知识。编制这种基于自我报告的问卷式的测验,首先要对要测量的对象进行定义。之后要确定要测量的这个对象的结构维度,也就是这个心理构念到底表现在哪里。有两种方法可以知道心理构念的维度,一种是大五人格词汇学研究的模式,自下而上,根据对词汇进行因素分析得到五个特质,再进一步根据这五个特质的特征去编制相应的测验题目;另一种则是自上而下,基于某种理论已经提示好的结构维度来编制题目,MBTI就是这一种。该指标以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划分的8种心理类型为基础,从而将荣格的心理类型理论付诸实践。

一个测验具有理论基础是值得赞赏的。但荣格的理论已经比较久远了,而且是基于临床观察和内省提出来的。换句话说,并没有可靠的证据证实荣格一开始提的8种或后来扩展到的16种类型真实存在,以及它们到底代表着什么。

有研究者将大五人格测验和MBTI放在一起施测,发现二者在维度层面存在关联,但MBTI没有涉及到和神经质有关的内容。这一结果说明,在维度层面上,MBTI测量的内容可以为大五所覆盖,同时这个研究也专门提到,没有证据证明16种类型的划分是合理的,因为维度与维度之间的交互作用几乎都不显著。

然后涉及到编题,大家做的大五人格测验,就是看完那句描述的话之后你要在一个从“非常不同意”到“非常同意”的7点量尺上打分。在这种方式里,反应是一个等距的连续体,因为多数人都不是极端的是或否、同意或不同意,允许受测者比较精细地表达出自己的状态。

而MBTI测验是必须二选一的迫选反应方式,就是计0或1,只要你外向的总分超过内向的总分,就会被归为外向。不管超过了10分还是只多了1分,结果都是一样的。

王芳:一个测验的质量怎么样,关键是看两个指标:信度和效度。信度里最常用的是重测信度,也就是说一段时间内多次测量的结果要一致。MBTI的重测信度的确经常受到质疑,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它是强行把人分类的,那么下次做的时候只要有几个题你改了答案,从A换成B了,最后结果就可能被归到另外一类去了,特别是那些本来就处于中间的人。

北青报:一些年轻人测试MBTI后,用测试结论来进行社交,被认为是“人格标签化”,这种方式是否可取?

王芳:近几年我也常会在别人递过来的名片上,甚至报考硕博士学生的简历上看到四个字母,代表着他们的MBTI类型,就像盖章一样。网络的某些群组里也能看到,某一类型的人会热烈地聚在一起,不停讨论“我们这个类型的人怎样怎样”。

这个过程会导致群体极化,即让本来可能只有一点相似的人,在不断交换类似观点之后变得更相似,反过来又会让个体把自己身上的那个标签贴得更紧更深。

但荣格主张,如果你是某一种类型,只不过意味着这一种在你的外显行为表现上占据了上风,而跟它对立的另一种则潜藏在潜意识中,没有得到充分发展;而要达到他所说的“自性化”,就要去了解和发展另一面,以让二者获得平衡。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分类让人们形成不同的群体,对于标签的深信不疑让人们自我固化,这又要如何去接触和发展另一面呢?

有研究者分析了不同职业中每种MBTI类型的占比,发现全都接近于随机抽样人口中的类型占比。另外,MBTI类型与各种工作表现之间的关联非常微弱,而在MBTI的使用手册中,也明确不鼓励将其作为工作绩效的预测指标,并且由于它测量的是偏好而不是能力。

人格测验得出的只是此时此刻的你,不代表未来的你,而且工作本身就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人格。

总之,人格测验不是水晶球。尽管人们总是期待经由探索自己的人格,引导自己在特定的职业或者生活领域中获益,但接受人格测验并不能替代自我体验与反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