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奥尼尔:2022年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大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2月9日发表题为《2022年的大问题》的文章,作者为高盛资产管理公司前董事长、英国前财政部商务大臣吉姆奥尼尔。全文摘编如下:

说到2022年(以及未来),我想不起来以前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重大经济议题面临这么多的大问号。

这种不确定性在金融市场尤其引人注意。一旦值得关注的几个事态中的任何一个出现负面转折,都可能对今天上涨的市场产生极其严重的影响。

除新冠疫情之外,最紧迫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是通胀。今年的价格上涨是短暂的,还是预示着某种更不祥的情况?我的回答很差劲:“我不知道。”

今天的通胀压力可能仍然跟许多经济体复苏的速度有关,当然也跟持续存在的大规模供应中断有关。但供应短缺本身可能是更大问题的征兆,如经济过度刺激、无效货币政策或生产率增长疲软。金融市场受到的影响会截然不同,取决于这些因素中的哪一个起作用,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起作用。

2022年的其他许多重大问题也与通胀有关。货币政策在当今经济中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应该继续担心政府债务水平,还是我们(侥幸)发现我们从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我总体上持开放态度,但就这次的情况来看,我确实有一些强烈的怀疑。

参考消息网12月13日报道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2月9日发表题为《2022年的大问题》的文章,作者为高盛资产管理公司前董事长、英国前财政部商务大臣吉姆奥尼尔。全文摘编如下:

说到2022年(以及未来),我想不起来以前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重大经济议题面临这么多的大问号。

这种不确定性在金融市场尤其引人注意。一旦值得关注的几个事态中的任何一个出现负面转折,都可能对今天上涨的市场产生极其严重的影响。

除新冠疫情之外,最紧迫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是通胀。今年的价格上涨是短暂的,还是预示着某种更不祥的情况?我的回答很差劲:“我不知道。”

今天的通胀压力可能仍然跟许多经济体复苏的速度有关,当然也跟持续存在的大规模供应中断有关。但供应短缺本身可能是更大问题的征兆,如经济过度刺激、无效货币政策或生产率增长疲软。金融市场受到的影响会截然不同,取决于这些因素中的哪一个起作用,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起作用。

2022年的其他许多重大问题也与通胀有关。货币政策在当今经济中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应该继续担心政府债务水平,还是我们(侥幸)发现我们从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我总体上持开放态度,但就这次的情况来看,我确实有一些强烈的怀疑。

在财政政策和政府债务问题上,2020年至2021年的情况表明,大部分常规思维是错误的。更重要的是债务的性质。为防止经济活动崩溃而产生的债务,与为过于雄心勃勃的政府议程提供资金而产生的债务截然不同。

经过多年努力实现较高的通胀率接近或高于既定目标,各国央行现在很容易选择认为通胀是暂时的。

事实上,央行官员并不比你我更清楚通胀是否会持续下去。但是,即使事实证明通胀是暂时的,采取宽松货币政策的理由也越来越不可靠。毕竟,各国央行创造的宽松金融环境正在助长一种日益强烈的怀疑,即现代资本主义的成果主要是为少数拥有资产的幸运儿准备的。

此外,生产率增长这一核心问题也在逼近。多年来,多数发达经济体的生产率增长一直令人失望。

受疫情驱动的行为改变和创新,是否预示着期待已久的生产率强劲增长的回归?对此,我一只脚踏进了乐观阵营,这也是我认为没有必要出台如此多货币刺激政策的一个原因。但是,鉴于过去10年的失望情绪挥之不去,我没法两只脚都踏进乐观阵营。

谁也不知道新冠疫情会带来什么波折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会迅速成为新的主要变种,还是会被另一种变异毒株所取代?

就目前情况来看,选民(尤其是那些收入有限的年长者)似乎不大可能容忍能源价格一再上涨,即使这是向更清洁的替代品过渡的一个必要特征。决策者需要创造性地思考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